<tt id="oyik8"></tt>
<acronym id="oyik8"><center id="oyik8"></center></acronym><acronym id="oyik8"></acronym><sup id="oyik8"><center id="oyik8"></center></sup><acronym id="oyik8"><center id="oyik8"></center></acronym>
校友會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 首頁 > 珞珈文苑 > 珞珈情深 > 正文

我沒有父親了——悼念恩師李龍先生

發布時間:2020-12-24   作者:張萬洪   來源:   訪問次數:

(先生駕鶴西去后的這幾天,心神不寧,失魂落魄,分幾天斷斷續續寫了這些文字,向先生告別。余下的段落,用余生慢慢完成。)


像戲劇一樣,像做夢一樣。

2020122日下午410分,飛機已推出跑道,手機還沒來得及關機,收到學院書記發來的一條信息,兩個嘆號、語氣急迫:“李老師走了!我在醫院。你馬上來吧!”未及反應過來,飛機發動機轟鳴聲驟然變大,舷窗外的建筑快速后退,機身一抖,騰空而起,我猶如五雷轟頂,往后癱坐在椅子上。在顛簸的機艙里,心緒難平,擰開礦泉水瓶想喝口水,卻忘了自己還戴著口罩、灌了一身,衣服像心情一樣濕漉漉、冰涼涼。這時往事一幕幕浮上眼前,耳邊仿佛回響起了老人家的話語。

我的伯父,是著名的hua學家

1993年夏末,初上珞珈山,沒有軍訓,直接開學。教三002階梯教室開學典禮上,馬俊駒院長講話之后是一位戴著鴨舌帽的教授致辭,滿口湘音,具體講什么我不記得了,只記得一句:“我的伯父,是著名的hua學家?!焙髞聿胖?,先生的伯父李祖蔭老先生早年東渡,負笈日本修習法律,學成回國任燕京大學、北京大學等校法學教授,后創辦湖南大學法律系,曾擔任湖南大學法學院院長;新中國成立后任中央人民政府法制委員會委員兼民事法規委員會主任等要職。先生原來是在說自己的伯父是法學家、在講自己的家學。后來先生上《法學基礎理論》課(那時還沒有更名為《法理學》),同學們常抱怨聽不懂先生的鄉音,尤其是說到科克、漢密爾頓這些人名,先生的發音讓大家一頭霧水。先生先是抱歉地笑笑,逼急了就面紅耳赤地批評我們:根據上下文猜不出他講什么,也有我們的錯。大家覺得,這個說方言的老頭雖然不肯認錯,但還有點可愛。

先生的方言,是他顯著的標志之一,但他非凡的演講能力,卻絲毫沒有受語音的影響。歷年開學、畢業典禮上的致辭,文采飛揚,寓意深刻,蕩滌過無數法科學子的心靈。他在場場碩士、博士學位論文答辯會上的點評,一針見血,要言不煩,啟悟了無數青年學生的智慧。先生教育弟子,非常強調語言表達的重要性。先生曾說,1980年代他還在名不見經傳的湖北師范學院任教,某次參加全國法理學年會,在沈宗靈先生發言之后,他站起來即席發表了一通不同的看法。言辭犀利,卻字字在理。這個精彩的發言,引起了沈先生對他的注意,隨后對他提攜良多,開啟了兩代學人之間長久的友誼。

“言為心聲,語為心境”。先生語言魅力的背后,是他深厚的學養和縝密的邏輯。

你是有水平的

入先生門下念法理學,還沒來得及辦完入校手續,就接到先生布置的作業。求熊冬英老師帶我進法學院資料室(法學院圖書館前身),以特別手續獲得無證閱覽、借閱的權限。埋頭書海數周后交上作業,先生當時沒說什么;下次再去其府上,先生外出未歸,等候之間,師母說:你最近寫了什么文章,你老師很高興,說寫得好。學術新鮮人,得此鼓勵,心花怒放。碩士念完,又繼續跟著先生讀博士、留校,一路走來,得到先生頗多獎掖。先生弟子眾多,早期畢業和晚近入學者,年齡相差很大。一次有個半大不小的官員,曾受教于先生,回漢請先生吃飯,先生帶我赴宴。官員可能嫌我青澀寒酸,跟先生戲謔說:招這么年輕的學生,沒法以師兄弟相稱啊。先生正色道:“你不要小看他,他是有水平的?!?/span>

此后多年,我如沙般疏懶,又創辦了一個小公益機構,庶務纏身,沒有遵循先生“五個一”的教誨(即講好一門課,有一本代表性著作,一篇代表性文章,一個重大課題,一個重要獎項),成果稀疏,晉升受挫。形成慣性后,就不太愛動筆,美其名曰述而不作。每至先生案前,先生總說:“你是有水平的,為什么不多寫些文章呢?”后來又說:“你懂外語,又熟悉西方學術規范,為什么不發SSCI呢?”我總是無言以對。

先生知人善任,對后輩寬容提攜,鼓勵多于苛責,經常出人意料地把重大任務交給素人完成??赡苁窍嘈?span lang="EN-US">learning by doing吧,有老師的點撥和勉勵,干著干著,任務完成了;學生也因這個難得的機會與信任,得到了極大的鍛煉。兩年前,先生創辦的國家人權教育與培訓基地武漢大學人權研究院有人事變動,先生力主我擔任執行院長,使我得到寶貴的歷練才干的機會。

生性自卑的人,更吝嗇于贊美別人;只有自信的人,才能給他人贊美、信任和期待。美國心理學家詹姆斯說:“人性中最深切的稟質乃是被人賞識的渴望?!毕壬且宰孕藕痛髳?,極大滿足了他身邊的人被賞識的渴望。

one,two,three,百老匯

1997年冬,在碩士一年級的法理學課上,我坐在第一排。課間先生突然踱到我面前,說他剛從北京開教育部法學教學指導委員會會議回來,中美法學教育交流委員會(Committee on Legal Education Exchange with China,簡稱CLEEC)即將停止工作,代之以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和美國總統比爾·克林頓聯合發起和推動的“中美元首法治計劃”,擴大兩國在法律領域內的交流和合作,讓我學好英語,將來經由這個計劃赴美深造。旁邊聽到先生言語的同學十分艷羨,我也十分向往。要知道,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愛德華茲教授(R. Randle Edward)創辦的CLEEC項目,自1980年代初期開始,資助了一大批中國學子赴美攻讀LL.M.學位,這些人回國后都取得了驕人的成績。由此可以看出先生希望弟子走出國門、走向世界的心愿。先生說的信息后來沒有兌現,但出國深造的愿望卻像種子一樣在我心中扎下了根。2005年,我終于獲得愛德華茲獎學金,赴美訪學。我在美期間,先生由汪習根教授陪同訪問美國,我全程跟隨。先生在美期間,正好趕上哥大法學院中國法中心為著名中國法專家陸思禮教授(Stanley Lubman)慶祝七秩壽辰,先生受邀參加酒會??赡芤驗槁猛緞诶?,打完一圈招呼后,先生不想掃我和汪老師的興,就不辭而別、一個人先離開回我為他預訂的聯合神學院客舍休息了。人頭攢動,我們一時也沒有注意到。待我們觥籌交錯social結束后,突然發現先生不見了,大驚失色,一路尋回客舍,發現先生已經在房間休息。我們問先生怎么回來的,他說自己的確迷路了,但求助警察,被警察送了回來。我很好奇他怎么跟警察溝通,他很得意,說就跟警察說了四個單詞:“one,two,three,Broadway”。聯合神學院就在曼哈頓123街和百老匯大街的路口。他的機智把我們笑昏了。

先生是馬克思主義法學家,卻對西方的理論很關注、也很熟悉,尤其是哈貝馬斯等法蘭克福學派的理論。他早年學過俄語,后又自學過英語,此外我還隱約記得他提過自己學醫的時候學過拉丁語。他常鼓勵我們學好外語,睜眼看世界,吸收借鑒一切文明成果。他能寫一手漂亮的西文字母。我的出國推薦信上,他將自己的姓氏簽作Lee,飄逸美觀。我有一次穿了一件LeeT恤去見先生,他打趣道:“你衣服上怎么有我的姓?”

雖因時代的局限和年齡的原因,先生無法做到將外語作為工作語言,但思想從不狹隘自閉。

我說的是實話

先生惡趨附而好耿直。學生時代,他的老師韓德培先生被打成右派,眾人皆避之唯恐不及,只有他堅持上門求教。此后因言獲罪,多年囹圄之災仍未使他改掉狷介孤傲之氣。法學院已退休的余運鵬老師給我講過一則軼事:先生任副院長期間,在一場合直抒胸臆,讓在座的某些人如坐針氈,余老師就扯先生的袖子,先生回頭正告曰:“我說的是實話?!?/span>

1990年代初,先生以民主黨派身份,有機會擔任湖北省司法廳副廳長,幾乎走完了所有的程序,組織部門最后來談話的干部希望先生表態感謝組織培養之類,在他看來當廳官應該是莫大的榮耀吧;不料先生卻懟了回去:“廳長對教授來說,未必是多大的官”。這個“提拔”,也就沒了下文。

先生在廉潔和對待金錢的態度方面也足稱楷模。前年先生新著《中國法理學發展史》出版,學校社科院撥款,讓我為其操持新書發布會;會后沒有用完的余款,他堅持讓退回學校。

盧梭說:“我們之所以愛一個人,是由于我們認為那個人具有我們所尊重的品質?!边@么多人愛先生,是因為他有巴金所說的說真話的力量和品質。

你吃吧,你師母沒給哪個學生做過飯

先生和師母教生如子,待生如友。讀碩士期間,得知我寫論文需要,先生就把珞珈律師事務所給他買的電腦借給我使用。我和室友李剛的論文都是在那臺電腦上敲出來的。當時電腦可是個奢侈品,我用了一年多后,給電腦升級買了根內存條,還回去時,先生還執意把升級的費用給我。先生和師母生活簡單,加之師母對自己的廚藝不自信,沒有像其他師長,會不時招呼學生到家里打牙祭。不過一次下午在先生府上說論文的事情聊晚了,先生央師母給我這個河南人煮了一碗面條。見我推辭,先生說:“你吃吧,你師母沒給哪個學生做過飯”。說罷,留我在餐桌前吃飯,他去陽臺上抽煙。等我吃完,繼續說論文的事。如今念及此事,百感交集。

從進入先生門下,每次去府上拜訪出來,先生總要讓師母給我帶些東西,有時是水果、有時是茶葉,讓其他專業的同學眼紅不已。那年我們一老一少,由學校社科院的陳風博士陪同,進京申報國家人權教育與培訓基地。他怕麻煩我們,申報答辯會結束,晚餐就在賓館旁邊的慶豐包子鋪吃包子,讓趕來想請他吃飯的黃穎同學感慨不已。先生自己隨遇而安、淡泊寡欲,對弟子們的生活卻十分關心。這個婚姻觸礁了,那個該找對象了;這個生孩子了,那個的孩子要考大學了……都是他操心的事兒。帶孩子去給他老人家拜年,準能收到超級大紅包。

先生有句名言傳播頗廣。他說,老師可分為三種:僅僅傳播知識的,是三流老師;能夠培養學生獨立能力的,是二流老師;把學生帶到一定境界的,才是一流老師。我想,他是在“用一顆心靈去喚醒一顆心靈”的愛,來把學生帶入高超境界的。


如露亦如電,如夢亦如幻。今年4月,我的父親與世長辭。年底,與我父親同歲、指導了我27年、我視之如父的先生也走完了他悲欣交集的精彩人生。從此,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人會像他們一樣指導我教導我了。我沒有父親了。下面的路,就得靠我們自己走了。

先生,請在終點等我。



作者系法學院1993級校友




上一條:校友幸錫林詩四首      下一條:慶抗美援朝紀念 賀張老振山受勛

 
发彩网网站